214782

新微博@214782_XX

莫非这是一种共性——关于爱智,而且渴死。

顶级慢热,吸猫狂魔。

自留地。

约字有偿。

朋友们,禁二传二改啊!

禁商用、演绎、修改、挪用,转载需授权。

怎么练的字/练谁的字/什么字体/写了多长时间/纸笔哪里买的/如何做图
此类问题,恕不回答。

一言以共勉,功到自然成。

_爱之欲其生,恶之欲其死,既欲其生,又欲其死,是惑也。

——《论语·颜渊》

_“悲莫悲兮。”

_昨天传的特卡,再传一遍,真对不起大家的红心蓝手……

2018.8.19

_“悲莫悲兮。”

_这几天熬得厉害,头目刺滞,连静坐着指尖都会微微颤抖。但晚上还是想写字。气不足,写不了长篇大段,只书得一行半句。朱砂干了,润水化开,比新鲜时更沉郁。

这一句原本出自乾隆吊祭皇后的《述悲赋》。悲莫悲兮生别离。但我家里有病人,虽则不过是抄书,临写之时,竟也觉得万千不忍,绊住笔头。我突然想起弘一法师于昔登山时出神,人问他何所思,他说人间事,家里事。我少年读它,只感佩他坦坦荡荡,磊落无遮,却究竟不明白人间事有何可担忧,家里事有何可牵挂。

——毕竟当时年纪小,许多想当然。自以为万缘如丝,割截立落,慧剑可以力斩;全不知情天如水,波澜翻覆,纵有莫邪干将,亦不能断。

如今再想,略懂了。

_家里有点事,最近不会怎么更博了,要过一阵子才能摸到书桌。微博为数据着想要保持日更,所以会发些旧图,大家想去看了,可以去看看。

微博@214782_XX

太上忘情
读破卷经
我辈之人正钟情
——《犹有未归人》
    
也许是
那一字
于彼于此都重若磐石
才屡次
嗫嚅心头封缄在唇齿
——《1939,沪上秘闻》
    
画堂始觉从来空
——《挑兰灯》
    
羁鸟旧林情最真
此间滋味与谁人
—— 《空山》
    
大漠长天回顾
斜阳双人信步
日暮归途
——《日暮归途》
     
_写点歌词。

【录旧句】

_“念熟经文,为你忘记,才知什么是迷。”

【一个关于写字的小技巧】

  
我谈一个写软笔的常识。因为最近我总碰见有人问我写字手抖怎么办,除了低血糖或者确实生疏、不惯用笔,还有另一点要注意。这实则是个很明白的道理,就是诸位写字时,执笔手不要承重。

执笔手要活,写字指实掌虚,总是为提送捻管方便。再大些的字,要抬腕抬肘;再大,要动肩,所以无论怎么写,执笔手这一侧身子,都是不可定死压实的。诸位如果注意了这一点,实操时再着重体会体会,手抖的毛病,很快就可以不药而愈啦。
  

_“夜雪孤灯。”

_送大家一张壁纸。

_木心说:在演戏时,他在乎台下是什么人,值不值得为这些人演,他才演,因此始终难成为演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