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4782

莫非这是一种共性——关于爱智,而且渴死。

顶级慢热,吸猫狂魔。

自留地。

约字有偿。

不点梗,没福利。

朋友们,禁二传二改啊!

禁商用、演绎、修改、挪用,转载需授权。

怎么练的字/练谁的字/什么字体/写了多长时间/纸笔哪里买的/如何做图
此类问题,恕不回答。

一言以共勉,功到自然成。

_盛元法曲,记当时诗酒狂游。想落魄江湖,三生薄幸,一段风流。

我亦五陵年少,如今是梦醒青/楼。

奈腰缠输尽,空思骑鹤扬州。

——张伯驹

_杜牧之《赠张好好诗卷》曾是张伯驹家藏,他有《扬州慢》一首题于卷后。词点杜牧生平,藉之自伤身世,这些也便罢了,而我深喜他事后一句闲评:

“王疚斋颇赏结句数语,盖亦一时兴会,不有此一事,亦无此一词也。”

_果然是真名士自风流。

_你看我给你现场表演一个端庄智慧又高冫——(嗷呜一个哈欠)——令的姿势【声音渐渐虚弱】……谢特没绷住。告辞。

_乃往过去。于无量劫。时有一人。游于旷野为恶象所逐。怖走无依。见一空井。傍有树根。即寻根下。潜身井中。有黑白二鼠。互啮树根。于井四边有四毒蛇。欲螫其人。下有毒龙。心畏龙蛇。恐树根断。树根蜂蜜。五滴堕口。树摇蜂散。下螫斯人。野火复来。烧然此树。

王曰。是人云何。受无量苦。贪彼少味。

——《佛说譬喻经》

_日常写错字,摔。

_东风破。

_定制。请勿转载、挪用、二改二传。

_秋光今夜,向桐江,为写当年高躅。风露皆非人世有,自坐船头吹竹。万籁生山,一星在水,鹤梦疑重续。拏音遥去,西岩渔父初宿。

心忆汐社沉埋,清狂不见,使我形容独。寂寂冷萤三四点,穿过前湾茅屋。林净藏烟,峰危限月,帆影摇空绿。随风飘荡,白云还卧深谷。

——厉鹗

_浮茶浪酒等闲喝,趁手还没抖,沾他词里一点寒香,嘻。

_“万籁生山,一星在水。”

“清狂不见,使我形容独。”

_靠,怎么这么会写。

2018.6.17

_我怎么好像永远也做不好我分内的事,我怎么好像永远也照顾不好我自己。

我为什么恒常受挫,恒常深陷沼泽。

我为什么没法儿去爱我自己。

我为什么要这么苛刻。

_全人类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,晚上清醒的人活该五内郁结。白天影子淡薄,黑夜里到处都是影子。我不惧怕影子,我需要它;但毋庸置疑,它会伤害我,它正在伤害我。

死循环。

_我记得很多小说喜欢这样写,一个老人安详的死去了。这使我一度觉得“安详”和“温馨”或“健康”一样,是个口口相传的概念词。我不信任概念,我抵触它们,到现在为止我都认为概念是在山门外打转。但在这种时刻,这种雄辩完败于寂静的时刻,我理智的刚愎陡然脱落,露出内里一块又一块苍白的骨骼。它们安详的组成我又硌着我,大笑和大叫都解决不了这种痛痒。

何以解忧,唯有老板再来一箱。

让我也安详安详。

_我跟我姐说过,我说我戒不了酒,我需要酒重启。

我姐很担忧的看着我:你不该被酒重启,你的身体应该懂得怎么重启。

我说嗯呢,理儿是这么个理儿。

但她就不重启啊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,嘤。

_洗把脸喝酒去。

_“痛饮酒,熟读《离骚》,乃可称真名士。”

——闻一多

_“迁客骚喵。”

_打游戏骚操作反被秒的学妹和暴饮一肚子涮笔水被撵下桌的叉叉。

_写到最后一张折戟沉沙,用废了所有同款纸……望天呆坐等补货。

_於是攜酒與魚,复游於赤壁之下。江流有聲,斷岸千尺。山高月小,水落石出。曾日月之幾何,而江山不可复識矣。

——東坡

_我翻印谱,曾见邓石如有一印,细朱文,篆“江流有声,断岸千尺”,真金声玉润。一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