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4782

莫非这是一种共性——关于爱智,而且渴死。

顶级慢热,吸猫狂魔。

自留地。

约字有偿。

不点梗,没福利。

朋友们,禁二传二改啊!

禁商用、演绎、修改、挪用,转载需授权。

怎么练的字/练谁的字/什么字体/写了多长时间/纸笔哪里买的/如何做图
此类问题,恕不回答。

一言以共勉,功到自然成。

_继续写屠老头。

_《明史》讲他生有异才,诗文“率不经意,一挥数纸。尝戏命两人对案,牛二题,各赋百韵,咄嗟之间,二章并就。又与人对弈,口诵诗文,命人书之,书不逮诵也。”

为人豪放不羁,袁宏道为激赏,曾说:“游客可语者,屠长卿一人,轩轩霞举,略无些子酸俗气。”

_他有些话真是通透可爱,我过目便记得,但还是想写。

比如:

“三九大老,紫绶貂冠,得意哉,黄粱公案;
二八佳人,翠眉蝉鬓,销魂也,白骨生涯。”

“嘲风弄月忽颓然,全天真,且须对酒。”

“老去自觉万缘都尽,那管人是人非。”

“招客留宾,为欢可喜,未断尘世之攀援。”

“角弓玉剑,桃花马上春衫,犹忆少年侠气;
瘿瓢胆瓶,贝叶斋中夜衲,独存老去禅心。”

“棺则朽于木,裸则朽于土,土木何劳分别?
沉则化于水,焚则化于火,水火安用商量?”

“若想钱而钱来,何故不想;若愁米而米至,人固当愁。
晓起依旧贫穷,夜来徒多烦恼。”

_后面我且没写完,写到再录。

_彼时读张岱,见他淡淡写过一笔:

“……平泉木石,多暮楚朝秦,故园亭亦聊且为之,如传舍衙署焉。屠赤水娑罗馆亦仅存娑罗而已。所称“雪浪”等石,在某氏园久矣。”

_读来一怔一默然。

评论(2)

热度(257)